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健康

不看到他们上来我不能走鹤岗旭祥煤矿720

2019年01月31日 栏目:健康

“不看到他们上来,我不能走”——鹤岗旭祥煤矿“7·20”水害事故逃生矿工亲历新华鹤岗7月25日电(潘祺)“当时就感觉一股风像冲击波似的吹

“不看到他们上来,我不能走”——鹤岗旭祥煤矿“7·20”水害事故逃生矿工亲历

新华鹤岗7月25日电(潘祺)“当时就感觉一股风像冲击波似的吹到自己身上。坏了,快跑!”今年49岁的矿工郑秀朋是鹤岗旭祥煤矿“720”水害事故两名逃生矿工中的一个,回忆当时的情形他仍然心有余悸,“从来没觉得井下到地面的两个小时路程如此漫长”。

作为在煤矿工作多年的老矿工,郑秀朋和工友20日一大早便乘着绞车深入到黑暗的井下,开始了持续12小时的工作。“我当天的工作是看管传送皮带。”郑秀朋告诉,当时井下工人基本都在掘进巷道和采煤巷道作业,具体在做什么不清楚,相互之间离得比较远。

在工作到17时的时候,郑秀朋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好像要出点什么事。

“当时就感觉有一股风从矿井深处吹到了自己身上,像冲击波似的;传送皮带也被压住,突然停止。”郑秀朋说,“这时有一个年轻矿工从更靠里面的位置跑出来说:‘快跑,快跑!’”

眼看情况不对,郑秀朋对附近的工友大喊:“上车,快点”,自己迅速登上正在运行的绞车,沿途还在向工友呼喊。

郑秀朋说,在绞车运行过程中,他脑中一片空白,空荡的巷道里只有绞车吱吱的声响。“一想到自己还有三个亲戚和一帮好哥们儿可能被困在井下,心里急得不行,却又不能回头去找他们。”

从20日成功逃生至今,郑秀朋始终守在救援现场外围。“虽然我今年6月份才到旭祥矿上班,但井下有我的亲人和一帮工作了多年的好哥们儿,不看到他们上来,我不能走。”

郑秀朋表示,从事故发生到现在,他和被困矿工家属得到了指挥部的妥善安置,每天都有专门人员来给家属通报救援进展,指挥部还专门组织家属代表下井探查救援进度。

眼下,鹤岗旭祥煤矿“720”水害事故虽然已经过了黄金救援时间,但所有抢险救援人员始终没有放弃,现场救援工作仍然在紧张进行,救护团队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演练救护过程。

“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安无事,真想和我的兄弟们再喝一顿酒。”郑秀朋期待的结果。

原标题: “不看到他们上来,我不能走”——鹤岗旭祥煤矿“7·20”水害事故逃生矿工亲历

稿源:中国青年

作者:

蓝莓苗
无锡传感器生产厂家电话
预付费云平台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