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生活

2015年8大黑马导演听他们的故事你能看

2019年05月05日 栏目:生活

2015年8大黑马导演:听他们的故事,你能看到中国电影的未来!你不得不承认,2015年是不可思议的一年。没有哪一年能像今年一样,喜剧

2015年8大黑马导演:听他们的故事,你能看到中国电影的未来!

你不得不承认,2015年是不可思议的一年。

没有哪一年能像今年一样,喜剧、科幻、爱情、犯罪、文艺,不同类型的作品遍地开花;IP改编电影,这一切都离不开新导演的力量。

截止12月28日,票房榜前10中新导演占去了6席,撑起了半壁江山,其中还有4人是次拍摄电影长片。

挑选了8位代表性的新导演,无论是次拍真人电影就登顶票房总的许诚毅,还是赌上全部身家也要拍电影的吴京,亦或是手握热门大IP的乌尔善...听他们的故事,你能看到中国电影的未来。

年度票房总

许诚毅:如果当时没扛住,我拍不成!

很多人都不相信,《捉妖记》是53岁的许诚毅部真人电影。

但部电影,就让刚刚回国的许诚毅“死去活来”。

柯震东事件出了之后,许诚毅慌了。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不熟悉内地电影市场的他,甚至不知道去哪询问,只能等。

其实,许诚毅是个特别爱哭的人,当听到《捉妖记》有可能无限延期的时候,他哭了,甚至一个躲在剪辑房里,偷偷的哭。他没埋怨柯震东,反倒怪自己:“我算什么导演,什么忙都帮不上,急得直掉眼泪。”

后来,制片人江志强决定再投7000万,重新再拍一遍,也就是说3.5亿的投资得10亿票房才能回本,许诚毅压力更大了。

重拍那段期间,许诚毅迅速恢复创作状态,即时重拍的戏份,也丝毫没缩水,每个细微的动作,眨眼,挥动手臂,都要画到草图两到三张。

遍没拍好的部分,许诚毅迅速调整,他不知道重拍的《捉妖记》,能否回本,他知道,这一次《捉妖记》比上一部还要好。

《捉妖记》天公映,票房1.73亿,刷新华语片票房首日纪录,许诚毅个念头:“是不是数字错了”,接着电影迅速破10亿,终以24.38亿问鼎年度和内地影史票房总。

许诚毅,扛住了。

国产动画的新希望

田晓鹏:这部压了我全部家产的电影,其实是送给儿子的动画

07年,田晓鹏的儿子刚满2岁,嘴里嘟嘟囔囔都是奥特曼。

田晓鹏听着心里不畅快:我就是做动画的,怎么还能让儿子去看别的东西呢。儿子只知道奥特曼,这可不行。

这部《大圣归来》,说白了就是给儿子的电影。

但是大圣要归来可不容易,光是筹备就花了4年。这4年里,田晓鹏天天呆在工作室里写东西、画设计,一熬就是十几个小时。

工作苦点还好,难撑的是没人投资。他又怕缺钱让团队束手束脚,就骗他们说已经拿了融资,然后偷偷拿自己积蓄往里投。后来自己的用光了,就借老婆、爸妈、岳父岳母的钱,撑满了4年才有人肯投资,电影终于进入了制作期。

本来是给儿子的电影,后来掺进了田晓鹏要做好动画的决心,以及破釜沉舟的勇气。熬了8年,押上了全部家产,甚至连儿子也顾不上了,《大圣》才终于得以上映。

好在后来的事我们都知道,在没钱营销的情况下,《大圣》纯靠口碑、“自来水”冲下近10亿票房。

票房好田晓鹏自然开心,但开心的事情还是儿子喜欢。

个获得高口碑的IP改编电影

乌尔善:审查不通过,你就不拍?勒紧脖子也要创作!

乌尔善打算拍热门IP《鬼吹灯》,个念头就是怎么通过审查?

《鬼吹灯》项目投资之庞大,万达,光线,华谊三大巨头,必须做到万无一失。故事梗概送审后,电影总局提了三个要求:

1.不能叫《鬼吹灯》。2.主角不能有违法犯罪的行为。3.要求所有灵异现象必须要有唯物主义的解释。乌尔善回去仔细研读原著,保留原著精神之后,对剧本进行改编。待到电影送审,一审就过了。

在乌尔善看来,审查通不过,你就不拍?到处喊冤?这不能成为你的借口。

“伊朗的禁忌比中国多得多,它的那种艺术成就可比中国电影高得多。创作者长脑子是干嘛的,你应该勒紧脖子,用智慧超越这个标准。就像你跑110米栏似的,比的就是跨栏。”

所以,4年精心筹备、13个超级摄影棚、700人的制作团队、1500个镜头、数万张设计草图,乌尔善用他的认真,拍摄了一部属于中国的大片。

直到目前,《寻龙诀》即将迈向10亿大关,我们更加期待乌尔善下一部作品。

小成本也能讲出好故事

忻钰坤:30岁之前一定要拍部电影,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

《心迷宫》是一部标准的“三无电影”。

成本仅170万,甚至都算不上院线电影投资的标准,没钱、没明星、没大牌制作,典型的“三无电影”。

就是这样一部片子,票房累计破千万,豆瓣评分8.5分,First青年电影展夺得导演和剧情长片两项大奖,又被友评价:“年度剧情片”。

这么牛的一部电影,竟然是导演忻钰坤的部长篇作品,他究竟是什么来头?

忻钰坤,高中辍学在西安自学电影,考北京电影学院落榜后在西安拍了不少栏目剧,然后到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班进修一年,他说,自己没那么好命,如果30岁还拍不了的电影的话,只能改行回家,所以,《心迷宫》是他的机会,不然,他咽不下这口气。

电影开拍的那段时间,忻钰坤没有钱,除了当导演,他还要勘景,调光,表演指导,协调演员,甚至到剪辑全都他一手操办,他的愿望就是想让更多人看到这部作品。

现在,忻钰坤正在准备自己的第二部电影。

2015年部现象级电影

吴京: 20余明星拒演,赌上身家,这片我也拍定了!

拍《战狼》之前,吴京一直觉得自己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,也认识一些艺人,算是哥们,找他们来拍这部电影应该没问题。结果,打,一个个去问,要么没档期,要么借嫌累,吴京说:“去他妈的,我们自己干。”

吴京自己干的那段时间,他特别亢奋,经常忘了吃饭,把自己弄得又黑又瘦,像个挖煤的。对于吴京的工作狂模式,谢楠也曾“抱怨”过,她说《战狼》是吴京的正房,自己才是小三。

为了能全心投入,他又推了《一代宗师》、《绣春刀》。因为每一个镜头都追求完美,影片预算超出了一倍还多,预算不够吴京自己掏腰包贴钱,甚至连房子都抵押了,投入了全部身家,只求能拍好这部电影。

如今聊起《战狼》5.43亿的票房成绩,吴京直乐。续集他想清楚了,比上一部还狠,相信他,值得我们期待。

年度青春片

陈玉珊:我只讲述我的故事!

《我的少女时代》刚公映,一巴掌打散了青春片堕胎的歪风邪气。

电影制胜的法宝,就是导演那股浓浓的少女心。

近四十的陈玉珊和内地导演很不一样,她心里没那么多严肃的东西去表达。《少女时代》的故事其实就是她的故事:电影里的男神,就是当年她暗恋的校草;电影里的王大陆,就是她当年的初恋;当然刘德华,的确就是红了30年的刘德华。

可见陈玉珊的确是一枚平凡少女,至于那种“我们终究会输给现实”的忧伤青春,陈玉珊实在没法理解。

当年她跟真正的徐太宇是以分手结束,可后来他们相遇的时候,讲起过去的事情却没有半分忧伤,反倒是很开心。

“我不会用一种好像被抛弃的心态去讲我的青春。”这大概就是那些还在45度明媚着忧伤的青春片需要学的一点了。

陈玉珊坦言,她会继续在大银幕讲自己的故事。

年度意外的喜剧电影

彭大魔、闫非《夏洛特烦恼》:那些好笑的包袱桥段,不是编的,全都来自生活

《夏洛》的灵感来源于于天涯上的一篇热帖。

那时候彭大魔、闫非正好30岁,对青春有些患得患失,所以特别想怀念一下往事,重走一把青春。

跟别人苦大仇深的创作方式不一样,他俩想东西常常比较随性。

比如编剧们总是挖空了心思要给主角起个好名字,但是当初做《夏洛特烦恼》的时候给主角定名字叫“夏洛”,其实就是因为两人刚好要去厦门旅游,取了谐音字而已,而电影的大部分剧情,都是旅游途中玩出来的,很多搞笑的包袱也是两个人涮火锅的时候,聊起来的。

开心麻花做话剧这么多年,也都是这么过来的。

也许,他们轻松的创作方式,才是喜剧成功的关键。说真的,橘子君真期待,他们下一部喜剧电影。

关注边缘人群、传统和大自然

李睿珺:这个国家有太多电影在歌颂英雄,而我只呈现普通人的生活《水草》是今年院线电影的意外。

没明星,没情节,只有两个孩子骑着骆驼走过荒漠、戈壁和干枯的河流。他们的对话很少,镜头却很长。

连电影的发布会都是张掖的戈壁滩上举行,不为逼格,就是缺钱。不过李睿珺已经很满意了,这是他次拿到投资,也是他次公映。他父母激动得在家做了200多个骆驼形状的馍馍,挑了漂亮的给每个嘉宾都封了一只。

只拍自己喜欢的电影,是李睿珺的底线。在电影上他极自私,根本不顾家人的感受。

在他心里电影就是一切,这个国家有太多电影在歌颂英雄,而他只想呈现可普通人的生活。英雄自然会被传颂,而老人们、孩子们,那些几近消失的民族和被迫害的大自然,更需要有人去拍了片子,给更多人看见。

这条路很难,现状是大家看电影大都为娱乐,文艺片导演只有他这样自私的才能活下去,可是明明用不了多少钱,却还是少人投资。

用他话来说叫做:“我的制作费还不够《画皮2》的盒饭钱。”

但他却拍成中国今年,也是缺乏关注的电影。

一句:听他们的故事,你能看到中国电影的未来。

看完了2015年黑马导演,我们再看看看粉丝们为了追星都穿过哪些衣服吧喜欢,就去追嘛~

这句话适用于搞对象,也适用于搞偶像,哦不是追偶像。

不过,追星方法千千万,对很多专业粉儿来说,各种装备自然是少不了,机场接个机或者听个演唱会必须是有备而来。

其中简单也常见的就是把自家爱豆印在T恤上。

比如GD权志龙的▼

Kris吴亦凡的▼

想看更多粉丝们穿过的丧心病狂的衣服吗?点↓

粉丝们为了追星,都穿过哪些丧心病狂的衣裳?

真正的一句粉丝是个可爱的存在;脑残粉就是可怕的存在了。追星归追星,量力而行~

模块回收
长白猪厂家
不锈钢电焊网